【社会杂谈】“厕所”与“门难进

2018-04-01 04:47

  “厕所”与“门难进”这两件事风马牛不相及,何以将它们扯在一起呢?缘由是的一则报道:陕西省咸阳市拆除大门,推倒围墙,取消传达室,市民出入。更有趣的是,“欢迎市民到市上厕所”。市长张立勇说,要一种新的风气,拉近领导与百姓的距离,不仅宾馆、商店的厕所要,机关的厕所也

  张市长把厕所说得非常严肃,咋听起来似乎小题大作。其实,如厕和就餐一样,皆为人生大事。民以食为天,有进则有出。医学上说“不通则痛”,谁个不解急?将如厕列为大事,并非夸张。世界上早就有“厕所”之说。老外对中国的旅游胜地的人文、自然景观无不交口称赞,但对某些“厕所”却多有微词。尤其在新疆城乡冲水厕所尚未普及,长途跋涉的边厕所更不敢恭维。即使首府乌鲁木齐,也存在如厕难的问题。加之一些单位的厕所不,就更是难上加难。只有常出门的百姓才会真正体会到这一点。谁来为百姓解这个难?咸阳市厕所,张市长讲了句大实话,竟然引起关注,成为大众的热门话题,可见并非小事。我们讲“穷人经济学”,总得为穷人着想,替穷人算账,为穷人解难。而今冠以这个经济,那个文化的很多,实际“厕所”经济、“厕所”文化,不是关系大众的经济和文化么?

  话说回来,老百姓没有要紧的事不会上,更别说上如厕了。“厕所”只不过方便百姓,不把百姓当“外人”。连厕所都了,办公室的门当然容易进,为百姓办事提供了方便。其“亲民”为“民”执政可见一斑。

  然而,毋庸讳言,我们的个别机关仍旧是“门难进”。“高门槛”加“多障碍”,使人望而却步。即使费尽周折进了门,而后还面临“人难见”、“脸难看”、“事难办”,诸多的“难”已成了某些机关的痼 疾。对此,领导,百姓呼吁,整顿机关作风时,稍有,但一阵风过去,仍然旧病复发。有人说,要办成一件事要说多少话,盖多少章,真可谓“一言难尽”啊!

  我们的人民以“执政为民”为旨,自然一切为百姓着想。时传的“金杯银杯不如百姓口碑”、“金银不如百姓夸”。百姓心里有杆秤,有把尺子,他们肚明眼亮,谁个给他们办了实事好事,他们得了实惠,就一定、高兴、赞成、满意;反之,他们当然会说“不”。

  “厕所”和“门难进”实则是两种执政的反映。孰优孰劣,百姓自然会称一称、量一量的;然后作出不同的反应,该是不言而喻的。